酮_

APH雷点:露米米露维黯
MHA雷点:胜出
王者雷点:无
APH主吃:露中苏独沙苏露
MHA主吃:轰出
王者主吃:备香香乔乔瑜
只会写小黄文的一个垃圾文手,喜欢请点赞。♡

Toxic[R18|露中]

第一次开车有点小激动,链接走评论。设定是武器贩露x警官耀

I'll be back

有私设/细思恐极/黑暗向(?)/意识流有
I'll be back


秦舞阳












      每个被历史淘汰的国家都会被关进名为"历史"的监狱。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是在"历史"面前,当时的他,已经不能被称为国家,而是失败者了。
        平时被他梳理整齐的头发,也因在逃捕中狼狈的乱搭在额头,他穿着他最爱的45年二战胜利军装逃亡,我想,要是他可以放下他的荣誉,穿着一件普通大衣的话,兴许还可以多跑几步,"历史"太了解他了,在他跨出克林姆林宫的第一步时便抓住了他,深蓝的军装袖口和裤子上布满灰尘,现在的他一定气不打一出来,那些粗鲁的黑衣人直接在打斗过程中扯下了他视为生命的勋章,只剩下别针在那儿孤零零的晃着。
        看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喝水和闭眼睡觉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差点让我以为回到了德.国闪击苏.联的头几天,他嘴唇上的死皮混着血迹向上翻起。
         这场快要结束的时代任未改变他的,估计只剩下他的傲气与自信。
          最后一次我亲吻他的脸颊,耳畔传来一声低语,令我不寒而栗,接着,他便被黑衣人带进了监狱。
           "I'll be back。"
           这句话还有那抹自信的笑容在我梦中回荡了二十多年。
           我继承了他的多疑与自信。
            仿佛每天都有他的影子在身边,我也曾穿上他的军装肆意嘲笑自己被他那句话吓了二十多年。
            我在口袋里找到了他的咽炎药吃下来抑制自己咳嗽不止。
              突然床进来的秘书因为我的装束被吓到颤抖。
             "冷静点,资料带来了?"
             "我以为...。带来了。"
              秘书将"历史"从1991到现在的录像资料给了我——一盘红色的录像带。
              我拿着资料去了那个我经常光顾的除了他没人知道的密室。
              1991年到2001年的他每天都双目透出一股哀怨,或是怨恨。没人将他的手风琴带来,他只能拿着红色录像带看着录像,我极力想要看到里面的内容,可是监狱里实在太灰暗,于是我放弃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这样,于是我调了快进,我看见他在对着监控笑,越来越诡异的笑容,仿佛可以看见现在正在看录像的我。在录像的最后,他说了一句听不见的话语,于是我对着他的口型说出了那句话,我感到窒息。
              "I'll be back。"
              然后整个密室陷入一阵沉默,我跑出了密室,心跳加速感觉快要跳出喉口,我以为让我恐惧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但当我见到办公桌上的报纸标题时,我的呼吸一滞。
              "911201号犯人越狱。"
              我想,为了我的未来,我必须杀了他。这样才可以杜绝后患。
              我穿着他的军装,希望可以引狼出洞,红场,冬宫,莫斯科湖,圣彼得堡大学,国界。
             我去了所有他喜欢去的地方,可根本找不到他,我尽力压制内心的急躁马不停蹄回到了克里姆林宫,然后黑衣人也在紧追不舍,我已经几天几夜没有进食与闭眼,我生怕我闭眼的下一秒他们就抓到了他。潜意识告诉我,过了今天我就一定能成功。
             我紧握胸前的勋章,尖锐的刺入感顿时让我清醒不少,当我准备出门时,刚踏出第一步,黑衣人却出现在我身后,我想,他一定是在附近。他们试图阻拦我,我疯狂的逃脱,借着地形的熟悉我不顾形象的飞奔,到处寻找他,攥紧手中的枪支想要下一秒就杀死他。可是他们却围住了我,我们打斗起来,不知道是谁竟然扯下了我的勋章我不甘心的抬脚踢向那人,一声枪响,我应声倒地。
              我想,我还是失败了。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在监狱门口,我愤怒的瞪着每个人,就算饥饿与倦意几乎占据我整个大脑,我依旧不甘的想要挣脱。
               楼梯上的世界的光很刺眼,我几乎我害怕那束阳光,我也害怕从那阳光里出来的人——是"他",被我视为蠕虫的"它",它假惺惺的亲吻我的脸颊,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悄悄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勾起嘴角盯着他看。
                 "I'll be back。"
                 我有我的不服输的傲气,与逃出去的自信。
                  I'll be back。
                 "911201号犯人,归案。"

悄咪咪占个tag,想问一下大家对于史向大长篇最后be的看法怎么样,算不算烂尾。

白鹊/说好的肉文变成了段子

真的不会写肉了呜呜呜。TVT






小学:
李白总喜欢跟着扁鹊去厕所。就像女孩子之间的约上厕所一样。
有一次,李白高声喊着"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边往蹲着的扁鹊脸上撒尿。
从此,李白和扁鹊结下不解之缘。
初中:
巧合的是,初中他俩也是同桌,某次下课趁着扁鹊在喝水的时候,李白突然用力把扁鹊的水瓶往上抬,一边放声大笑说着"将进酒!杯莫停!"许多水就顺着扁鹊的嘴蔓延到脖子和鼻腔。
然后扁鹊便愤愤的找班主任和他调开了。
高中:
李白抱住扁鹊故意装出一副生病的样子在扁鹊耳边嘟囔"小医生,我生病了,帮我看看呗?"
扁鹊蹙眉本想推开他但是又想到医者仁心,叹了口气让李白起来并认真的开始观察李白的脸色和准备拿起手电筒让李白张嘴。
"你就是医我的药。"
李白突然握住扁鹊的手假装一本深情的看着扁鹊,扁鹊呸了句李白自己便脸红了。"不要乱说。"李白耍起赖抱住扁鹊在他耳旁吹气。"因为你就是个药瓶子啊。"扁鹊听了之后脸色发黑恨不得掐死李白,于是便拿起药瓶子给李白吨吨吨。x

露中/沉迷阴阳师/说好的肉文被作者吞了

自从王耀从王者荣耀的坑底爬出来以后又掉进了阴阳师,每天家里的开销都要多个五六十。伊万对于自家爱人沉迷快餐游戏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王耀却拿着原本要给自己生日买礼物的钱去氪金伊万就非常肉痛了。
王耀拿着手机瘫倒在床上缩成一团抱紧被子,大声申诉着,
"这个游戏根本没有ssr!蓝瘦,香菇!"
伊万只好扯了扯被子叫他快出来吃午饭。
"伊万,要不你帮我抽抽这最后一张券吧,我已经绝望了。"
王耀大字躺在床上将手机丢到伊万身边,
"好吧,不过我帮你抽完了你就要去好好吃饭。"
伊万无奈的拿起手机随手一笔写了个耀字,当手机在伊万手里震了一下的时候,王耀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的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抢过手机抱住伊万大叫。
"伊万!!你真不亏是个欧洲人!!!"
"怎么了??????????"
"妖刀姬!!!!!我爱你啊万尼亚!!"
"我也爱你啊!!我对你的爱犹如百万雄师过大江!神圣的卫国战争!所以快去吃饭!!!"
伊万学着王耀的语气把他从床上扯下来拖到餐厅,抱起他放在凳子上,王耀似乎还没从得到ssr的喜悦之中反应过来。
"不行,我再去氪一把,你再帮我抽!!"王耀撒开脚丫子准备冲回卧室拿手机,伊万拉住王耀黑了脸,
"耀,你再不吃饭我就不帮你抽卡了。"
"唔..."
"快吃。"
"...难吃。"
"...."
"...我吃..."
王耀艰难地吃完了午饭,准备继续去玩游戏的时候,伊万再次拉住了他,
"你干...."
只见伊万低头吻住王耀的嘴角随即又离开,王耀以为伊万又要发情了,警惕的抱紧自己看着他。
"有粒饭。"
"不要装大暖男啦,你有本事吃饭,我嘴上一圈还有油呢。"
"那我舔舔..?"
"走开啦!!"
回到房间后,王耀已经深深体会到这是个看脸的游戏,屡屡败下阵来,快要绝望的王耀又抱着一丝希望将手机双手送到伊万面前,
"万尼亚..?"
"嗯...?"
"那个...可不可以.."
"不可以。"
"蓝瘦,香菇,本来今颠高高兴兴,你为射么要说这种话,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蓝瘦,香菇,真的蓝瘦,香菇,第一次为了蓝朋友这么蓝瘦。"
王耀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操着网络上正时兴的话语。
"...我听不懂。"
伊万沉迷在他的小说世界里,很少上网,更不可能知道宁乡话。
王耀垂头丧气的回到床上百般赖聊的刷着微博,突然眼前一亮,有个女孩子发了条微博,她的男朋友也是个欧皇,每天啪啪啪居然有好几个ssr了。王耀抱着一半想要戳破谣言一半想要ssr的心情,大胆的截了图在自己的主页发了条。
"我这几天去试试,要是不准打po脸我就诅咒po的男朋友变成非酋。"
许多人都在底下"吃瓜等着"。
于是王耀等着盼着,终于到了夜晚。
"伊万?"
"嗯?"
"伊万,我想要了。"
"阴谋论?"
"不做以后都不给你碰了。"
"困。"
"单身快乐,祝你快乐。"
"你以前都没这么主动的,我觉得不对劲。"
眼看马上要到12点了,王耀直接主动"上了伊万。
他拉住人的围巾坐在伊万腰上俯身堵住伊万的嘴。
省略不可描述的部分。
本来是一篇肉,但是,自己好像真的写不出。
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在房间,王耀动了动眼珠打着哈欠从床上起来舒活全身的筋骨,经过一晚上4次的结果,王耀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准备抽卡。
五分钟后,王耀扶着自己的腰开始痛骂那个微博主。
伊万撑着脑袋看着自家爱人,无可奈何的把他拉过来亲了亲额头,
"你准备怎么办,放弃?"
伊万正为自己恰时的打击而自豪时。
"不,我要一直抽下去!每天晚上都要试试!"
"你就不怕我肾亏。"
"放心,我定了金戈。"
"..????"

复健/红色/抠抠一族

梗是因为上政治课听老师讲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梗然后...复健,手生,文笔不好。x吃的开心。















王耀是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之一。
他非常节约,甚至被同事称为抠门。
近几年有个词非常适合王耀——抠抠一族。
王耀不以为然甚至因为这个名号找到许多志同道合的人。
每次下班后去餐厅门口总能看到一群想拼餐的抠抠同族。

他看见了几个熟人,便跑过去打了个招呼。
"嘿,你们这么早?今天拼什么餐,情侣套餐还是全家餐?"
王耀的双眼在餐厅门口的人群里扫来扫去看到个陌生的身影,似乎是个外国人。
有意思,这洋鬼子也来拼餐?不知道能不能坑一把。
他直径向伊万走去。对方的身高让还未开口的王耀尴尬了几秒。
"you,是来,拼餐的?"
王耀指了指他再指了指餐厅,顺带比划了下吃饭的样子。
"拼餐是什么?"伊万不解的看着比自己矮了不知道多少的中国人。
"懒得——呃,就是,一起吃饭,可以有优惠。不过,这个事情只有我知道,如果你想参加的话你得在优惠里多出钱。"
王耀捏紧钱包眼神往外瞥。为了能省点钱,豁出去了。
"啊,好啊,不过我不习惯和别人吃一碗饭。"
伊万顺溜的中文使王耀更加捏了一把汗。
"不,两个人绑在一起吃,不是吃一碗。"
"啊?要用绳子绑着么?"
".....就是绑定的意思。"
"好吧。"
终于把这个外国人骗进去了,真累。
当王耀扫视完所有的价格,指着情侣套餐对服务员说。
"我就要这个,50块对吧?"
"是的。"服务员似乎也对这种拼餐见怪不怪了。
转而王耀笑眯眯看着伊万,双手撑着下巴对伊万说。
"本来双人餐要69的,但是呢,我是这儿的贵宾,带着你来了,所以便宜你了,你不用谢我,出30就够啦。"
"嗯,好的。"
王耀从杯子里看着伊万吐了吐水泡泡含糊不清的问道。
"你是哪国人,中文这么流利?"
"俄罗斯。"
伊万停顿了一下看着窗外。
"哦,饭来了。"
其实王耀并不在乎他是哪儿的。
"对了,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是王耀。下次一起拼餐?"
"饿了。"
"..吃吧。"
从此以后王耀无论干什么都要拉上伊万拼单,因为这个俄罗斯人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
从拼单到拼车,从拼旅到拼宾馆。
从北京到莫斯科,从故宫到夏宫。
摩托的话王耀就非常自然的坐在伊万前面,的士的话如果人多他就坐在伊万身上;
出去旅游也要拉上伊万,不管伊万乐不乐意去。宾馆的双人房为了地方够大王耀就把两张床拼在一起,还半开玩笑的说,这就叫"拼床。"
伊万为了感谢王耀带他去了那么多地方,首次提出要带王耀去莫斯科玩。
当然,钱还是伊万出一大部分。
王耀已经习惯了身边的"报销单"。
王耀的同事也已经习惯了这么个洋人跟在王耀身后。
他们俩也会互相开一些玩笑。
"伊万,看你这么帅都没有女朋友,是不是要和我拼女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耀,你看你这么省,是不是做爱连避孕套都要拼?"
当王耀攒够钱可以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的时候,他第一次邀请伊万去喝酒。
当然,钱还是伊万出。
"我想买房!!伊万,拼房么。"
伊万将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灯光下照的暧昧不清,伊万的脸上也浮上一层红。
"王耀,你乐意,拼女友么。"
"啥,你有女朋友了?"
王耀喝了口酒差点噎到。
"我问你,愿不愿意..."
伊万壮着胆子向王耀走过去。
"喂喂喂,我开玩笑的,我不拼女友。"
王耀连忙摆手摇头。
"我问你,愿不愿意,拼婚?"
"?????????"

后续bu
于是他俩的玩笑都变成了现实。
避孕套的钱都是伊万和王耀拼的。bu

文手决定要开始复健,不然会饿死在cp坑。